《我家的老屋》第十三章 忧愁_舞文弄墨_论坛_天涯社区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30日
       我在看李六如的小说《搬迁六十年》。 它是从我父亲的枕头上取下来的。 这也是我文学梦的源泉。 我有很深的记忆。 最近几天, 我妈妈一直在叹息和皱眉。 悲伤这个词不仅刻在父亲的胸口, 也刻在母亲的心上。 我父亲比我母亲大五岁。 两个人在妈妈村教书的时候认识的, 一个爱拉, 一个爱唱歌。 那个时候, 年轻人喜欢谈理想, 两人走到了一起。 一年后我结婚了。 我父亲在国外教书, 我母亲在家照顾老人。 我偶尔会在父亲身边住上几天, 生活很平静。 不料, 风云突变, 灾难袭来, 父亲被打成右派。 面对被送回村里的父亲, 母亲埋怨父亲, 为什么不能闭嘴? 你就不能放纵一下你的脾气吗? 妈妈一整天都泪流满面地洗脸。 外婆得知此事后, 让她回村西北部土地寺的一间小房子里住。 不知道这顶右派帽子是哪年几月戴的? 你还很年轻, 你会和我一起受苦。 回去的时候好好想一想, 想起来不用回来, 给我写封信就行了。
       ” 一个月后, 妈妈回来告诉我, 我担心的时候才两岁。 西安的阿姨知道她妈妈现在的情况, 想让她去西安。 妈妈想了想, 原因还是乱七八糟, 更难破解。
        爱的丝丝牵挂着身陷困境的父亲, 更牵挂着刚刚来到世上的我。 然而, 几个月后, 我父亲要离开家了。
        不甘遭遇逆境, 承受不了蜕变的折磨, 他在泥泞中扇动着湿漉漉的翅膀, 寻找冰冷的树枝栖息! 仰望星空, 浩瀚的银河将牛郎织女分隔开来,

当时我们家的情景是多么的想象! 我和姐姐是织女两侧闪耀的小星星, 所以我从小就讨厌太后。 天上的银河还在,

太后还在, 地球上的我们却要团聚了。 几年过去了, 我们忍受着与亲人分离的痛苦, 但偶尔也能找到安宁的角落。 , 啊! 如果哪天把这个旧账翻过来, 把右派的黑牌挂在门上, 那一天会怎样呢? 妈妈的头痛是脑膜炎的后遗症。 父亲走后第二年春天, 母亲得了脑膜炎。 她及时获救, 留下了这样的病。